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周旋于父子之间的爱与性
古瑞祖父古项公不务正业,又染上吸鸦片之恶习,薄薄家业田产,在他三十出头时已经败得过半。然而古项的父母却为他娶了一好妻室,吴氏貌美贤慧,却又体态妖娇,性格温柔,处事果干。古项之父气他而因病早逝,古项之母临终嘱咐要由吴氏持家,管束古项。由于吴氏房事上处于上风,处事又柔里带刚,古项也就不得不受她管束,生了一子名雄,自幼聪明,英俊白皙,可惜生性柔弱,吴氏在他十八岁时就为他娶妻丁氏。古雄在母亲的呵护,丁氏细心照顾之下,虽然苦读,只考得一名秀才,在家开馆教书。

  且说因项公不务正业,终日在外游玩吸鸦片,古雄自幼倚赖母亲吴氏,晚上也是多半是母子相拥而睡。项公吸鸦片以后,日渐阳萎不举,断了房事,独自睡东厢房,也不理家中支用。然而妻室吴氏贤慧,家道中落之时,仍忍贫持家,变**嫁妆,待公婆死后,仍细心照顾项公古雄,所以项公虽然不良仍未入偷盗之列。

  再说吴氏步入狼虎中年,而儿子古雄自幼英俊白皙,母子相拥而睡,不免肢体相触,古雄幼时要摸着母亲入睡。十四五岁起,古雄阳物容易硬硬翘起,到了十六岁有一天,吴氏仍旧帮儿子古雄洗澡,洗到他阴部,小弟弟就翘起,古雄就忍不住把摸着母亲的手,改为用手指去捏奶头,又抱着吴氏,用身体去磨擦母亲身体,吴氏帮他洗澡通常也只着内衣袴布,那天怕湿了内衣袴布,就也着身体,给儿子身体这般的磨擦,牝户之中骚痒难受,当时泛滥,洗他阴部的手渐渐变成套弄儿子阴茎,吴氏口中喃喃地说「小冤家,你看看……喔……妈妈被你害死了!」。

  套弄儿子阴茎的手动得更快,古雄身体一阵寒颤,抖了一抖,射出了他处男第一次的精液。吴氏一看,赶紧用嘴去含住那龟头,舔干净了他处男第一次的精液,又喃喃地说「小冤家,我的好儿子,你长大了!」古雄身体颤颤抖抖地黏着吴氏,用嘴去亲妈妈的嘴,又去亲妈妈的,吸吮她的奶头,吴氏容他抚弄,忍住欲念,口中又喃喃地说「小冤家,明天起你睡西厢房,自己洗澡,否则要出事!」。

  古雄十六岁起独自睡西厢房,自己洗澡,抱不着吴氏,少年情欲不知如何宣泄,聪明人却郁郁不乐。吴氏见此情行,亟力开导他,又每月朔望二日半夜,吴氏会去西厢房看他,在床边坐一会儿,低头吻他额头,抱着他要他克制要他发奋读书,古雄却也受劝,只是要吴氏仍容他抱着抚弄,否则他无法发奋读书,吴氏古雄都守住情欲。

  然而在十七岁一个月圆夜,古雄半夜尿急,小便完经过吴氏房门口,听得吴氏呻吟咿吁之声,怕吴氏生病不舒服,用手推门,门未栓妥应手而开,入房只见妈妈穿着睡衣,却全都掀起,胸乳以下精赤条条,月光之下,十分明晰,她**意专注,不知已有人进门,她一手抚着,一手覆盖阴部,而那中指正抠入阴毛丛中牝户里面,出出入入自渎着。

  古雄见此情形,反手关门上栓,蹑步走到床前,注视着妈妈的阴毛丛中的牝户,这是他从未见过的,让他如此消魂夺魄的**荡景色。他想克制自己,天人交战了许久,欲念膨湃,忍不住就手口并用,把手指去掰开那大阴唇,伸出舌尖去舔那牝户入口。吴氏正挺着下阴,而且口中正喃喃地呻吟着「小冤家,快来你的妈呀!」,牝户入口那突然传来的快感,使她大惊,仰身张眼,见是儿子,叹息一声,坐起身子,两手去抱儿子趴在自己下阴上的头,不知要推开还是要迎合。

  古雄在那牝户入口舔吃抚弄了许久,爬上床去脱了外袍,说「妈呀!让我要了妳吧!」,一面去抱紧精赤条条的妈妈。吴氏一直避着与儿子接近,今儿个月圆之夜,思念与丈夫交欢,古项阳物软耷耷要自己套弄或吸吮好久才能真,又想着那天帮古雄洗澡,他那竖起的阴茎好大好硬,若能真入自己**里,那是何等销魂滋味之时,又被古雄在那牝户入口舔吃抚弄了许久,阴户直流,就再也无法抗拒儿子,把虚套在上半身的睡袍脱了,回头又像以前要替儿子洗澡那样脱了古雄内衣袴,用手捏着儿子已经硬硬翘着的阴茎,到那牝户入口,自己分开两腿,挺起下阴接纳着儿子刚成熟的阳具。母子交欢宣泄了压抑已久的淫欲,古雄初次行房,不久就射出了他又一次的精液,吴氏心中已有盘算,任由他泄在牝户深处,二人相拥入睡,直到天亮。

  次日中午饭后,吴氏就到**店买了滋阴壮阳药酒,下午就约好要项公留在家中晚餐,做了一些古项爱吃的下酒菜,让他喝了好几杯壮阳药酒,晚饭后把自己梳妆一下,抹些香粉,到东厢房陪古项,古项原来对妻子又爱又怕,当然是受宠若惊,有了壮阳药酒助兴,淫欲冲动,但阴茎软软力不从心之事,全仗妻子一再抚弄,用口舔吃,又要他放松躺平,吴氏用手捏着,坐在他阳物之上,让龟头磨着牝户肉唇,半饷湿润了入口,让龟头塞入牝唇,再对准阳物坐着套上套下,吴氏虽是香汗淋淋,却引出淫兴勃勃,古项抱着爱妻,抚弄着她的丰臀美乳,不一会儿身子一抖,阳精泄在牝户深处,吴氏急着翻身躺平,叫着「项哥哥——!你要我——!给我吧!」,牝户深处之花心吸着古项要萎缩的阳物龟头,像要留住它每一滴阳精。

  吴氏被引出之勃勃淫兴,自然是古项无法使她满足的,古项在床上睡着,吴氏就套上睡袍到西厢房去就儿子古雄,古雄一见妈妈入房,先在床上脱光自己,吴氏一上床也就立刻脱光,母子一见就热吻拥抱,吴氏躺平后,儿子像饿极了,掰开她两腿,抚弄舔吃她的牝户肉唇,一面用手爱抚她的,吴氏容他抚弄片刻,捏着了他翘着的火棍样的阴茎,让那龟头磨着牝户肉唇,吴氏下体挺起,儿子奋力入,湿润了入口,让龟头塞入牝唇,全条阳具,都进入了紧紧的肉衖,卵袋贴着牝唇,湿润的毛发纠结,如此入又抽出,母子热烈交欢,整夜贴着黏着,直到天色微熙。

  吴氏照着她自己的盘算,享受周旋于古家父子之间的爱与性。两个月后果然月信不至,她的盘算着实,不论是古家父子之中谁的种,吴氏是有孕了,怀的就是古家的小孩,等到明年出生,与古雄足足差了十七岁。

  次年吴氏怀着孕在邻村物色了丁家女筱蕙,与古雄同年十七岁,圆臀大奶,虽然比不上古雄的英俊白皙,也还眉目清秀。吴氏征得丁家父母同意,带筱蕙回家与古雄相见,一则展现她的开明,二来小两口妳情我愿,婚后儿子媳妇定可和好相处,况且她与儿子的私情,日后非要媳妇的谅解不可。古雄一见就喜欢筱蕙体态健美,圆臀都比妈妈的还大,笑脸迎人,想来妈妈中意的人一定是好的。而筱蕙见到如此俊白的俏郎君,心里恨不得赶快嫁到古家与他洞房。

  吴氏产下女儿,取名珍湘,再次年珍湘周岁,而且古家又为古雄娶进丁氏儿媳,了却吴氏心头大愿。筱蕙进古家确实为古家带来好运,首先古雄中了秀才,家中正厅开馆,古雄收些学子,有了固定的收入,不用吴氏典当度日。而体弱的古项,却戒了每天在外游玩吸鸦片的恶习,只是变为终日卧床要人照顾。西厢房原就宽敞,吴氏将它用薄板分隔两半,古雄媳妇住前半,吴氏带女儿住后半,西厢房中央入门处用布帘挂着,两半之间掀开布帘就相通。珍儿哭闹筱蕙会立刻来帮忙,然而小两口云雨交欢,床第震响,淫声艳语,甚至交媾时下体抽的「啵啵——!」声,筱蕙叫着「哥哥——!哥哥——!给我吧!」的声音,都清晰可闻,吴氏心痒无奈,只好自渎解决。

  某日小两口云停雨歇,古雄去如厕,筱蕙听着婆婆自渎呻吟咿吁之声,掀开布帘去看吴氏,见她一手抚摸,一手罩住阴户,几只手指正抠弄阴毛覆盖着的牝户里面及唇口的阴蒂,下半身精赤条条,也露现着下半圈,看得到那乳晕奶头,而且已经抚弄到下阴流着,奶头滴出乳汁。古雄如厕回房筱蕙拉他到吴氏床前说「哥哥,妈妈好可怜,我们帮忙她一下好吗?」。古雄正中下怀,低头叫着「妈妈,我们来帮妳!」就手口并用,把手指去掰开那大阴唇,伸出舌尖去舔那牝户入口,筱蕙用手捏着吴氏吸吮她的奶头乳汁,吴氏见儿子媳妇如此爱她孝她,由着二人舔吃抚弄了许久,要儿子趴上她两腿之间,用手去抓儿子已经硬硬翘着的阴茎,到那牝户入口,儿子龟头塞入了妈妈的牝唇,阳具入又抽出,媳妇吸着婆婆的乳汁,吴氏投桃报李,就也用手去抠媳妇的骚屄,三人淫欢了一个多时辰才歇下,吴氏说「筱蕙!妳正是我要挑的好媳妇啊!」。


  古雄收学子在家中正厅开馆,有了固定收入,吴氏婆媳帮忙烧水收拾,照料学子出入,接待学子家长。其中有梁姓学子名窦,寡母邱氏最宝贝梁子,古雄十八那年邱氏二十六梁子六岁,夫死三年,寡母梁家独子相依为命。邱氏早送晚接,多半是早送后伴梁子读书至中午,在古家午餐然后回家打理,傍晚来接梁子,有时早送后回家打理,午餐后至古家,伴梁子读书,傍晚与梁子一起回家,给古雄束修特别优渥。梁子祖父母年在五十上下,官宦之后,家道可算小富,家中雇女佣女婢二人,女佣张嫂约三十煮饭打扫,女婢小翠十七照料三代四人的起居,梁家父母独子死三年,媳妇克守妇道,对她爱护信任,梁母当家,媳妇全心照料独苗,是梁家父母最大的安慰,对吴氏古雄一样信任,他们有时留媳妇独孙晚餐,天气变化风大雨急,夜宿古家都不受限制。

  开馆次年某日,邱氏伴梁子读书,傍晚要与梁子一起回家,临行母子口渴,要到吴氏房中取一碗水喝。筱蕙从吴氏房内出来,只带上西厢房门,而吴氏母子却想学子都已回家,古雄就到吴氏房内去纠缠,爱抚片刻后,掀起吴氏杉裙,扯去她跨下袜布,手捏阳物已经入港。邱氏掀帘入房内,见到古雄手捏阳具,他光着下体的妈妈吴氏,母子乱伦淫兴扬溢,全不像吴氏平日之端庄,也不见古雄素常之温雅,却只见那性器交接之处,溢出湿湿的。

  邱氏守寡三年,也会思春,常常半夜自渎,自渎时幻想着的有时是亡夫,有时却是现时最常看见温文雅尔的古先生。邱氏轻轻「咿啊!」捂着嘴要退出房去!

  筱蕙恰巧回房见着把她档住,吴氏警觉,见邱氏手上拿着小碗,翻身用手拉着邱氏说「邱妹子,茶水在古先生房中!」一面对儿子使着眼色,吴氏拉邱氏在前,古雄筱蕙跟着,吴氏母子也不及整理杉裙衣裤,光着下体到古雄筱蕙大床。

  邱氏说「饶了我吧,我绝不会说出去的呀!」吴氏一心拖她下水,一面对儿子及筱蕙使着眼色,筱蕙会意去脱邱氏杉裙跨下袜布,古雄吻住邱氏小嘴,邱氏略为棦扎表态,就也顺势躺平在古雄大床,此时已经也光着下体,展露阴毛覆盖着的牝户,她的阴毛纤细稀少,阴丘细致白嫩,阴唇艳红,古雄才一松开吻住邱氏的嘴,邱氏就轻轻的说「古先生饶了我好嬷?我好久没来过了!」,却又说「好吴姨妳要去看一下窦儿,别让他过来,也别吓着他好吗?」一面曲膝展开两腿,任由古雄他们鉴赏。吴氏束好袜布整理杉裙,一面嘱咐筱蕙赶去梁家,告诉窦儿祖父母说吴氏留他母子晚餐,也许在古家夜宿,一面去安抚窦儿带他去看珍湘妹妹,再一起到厨房预备晚餐。筱蕙体健,脚程极快,片刻来回,协助吴氏厨房预备晚餐,吴氏好专心带珍湘并安抚窦儿。

  古雄房中,展现一片春色,邱氏已露了阴毛覆盖着的牝户,古雄又去松开她仅剩未脱下的袜胸,一对,细白粉嫰,像覆盖着的大白馒头,奶尖像艳红的南国相思豆,一圈粉红乳晕,长着些许极细极细的汗毛,诱人之处,比之筱蕙的,妈妈吴氏虽大却可满握,自己最爱的,都另有一番风味。

  古雄用嘴含着,牙齿轻轻咬一下奶尖,用手抚弄她牝户,手指找着了牝户上端的鸡舌,抠着抠着滑入了淫道,如此反复抠弄阴蒂阴道,邱氏滋出了淫液,一手抱紧古雄,一手在他下身找着了,抓在手中又大又热,抓着它到屄门口,淫声轻呼「古弟弟进来,快、快、快进来!我要你、我要你、!」,一面把两腿张到极开,挺起下阴,龟头进门,一个下,一个迎纳,到了尽头,邱氏感觉火热涨满,古雄感觉淫道包得好紧,在里面不动,任由那屄心吸吮龟头。

  邱氏恨不得把古雄融入自己体内,片刻古雄缓缓抽出,到只留龟头在牝户口时,邱氏挺起下阴又淫声轻呼「古弟弟进来,快、快、快进来!」,古雄故意停着,邱氏吻上他的嘴,舌头伸入古雄口中,周身火热,含糊轻呼「哼呜、呜、」,抱着他的手,指甲竟掐入了他背后肉里去了。古雄再挺下体,邱氏如获至宝,把古雄舌头吸入嘴里,啧咂猛吸狂吮,古雄舌头发麻,缓抽狠,越越快,邱氏久未交媾,亡夫在世,从未有如此阵仗,全身颤抖抽槒,失禁似的泄出许多,搂紧着古雄不动。许久吁了一口大气,淫声轻呼「古弟,我死过了又回来,我再也离不开你了,我的心肝啊!」。

  吴氏照顾窦儿珍湘,两个小孩在正厅东侧小客房床上睡着后,邀筱蕙媳妇一起蹑步到古雄房中,见邱氏搂紧着古雄,下面玉茎淫户紧贴,卵袋紧贴阴唇,湿湿的阴毛纠结一起,邱氏听到声音,懒懒半睁杏眼淫声轻呼「吴姨、蕙妹,我要古弟弟,今天我算是知道做人的滋味了!」吴氏婆媳挤上床,告诉邱氏小孩在正厅小客房睡着了,她公婆也知道她留宿书馆,让她安心,吴氏在床上抚慰着邱氏,要媳妇取二条湿巾,一条让邱氏擦阴部,一条由筱蕙去擦古雄阴部,古雄有些累了,但仍要去抱吴氏婆媳,吴氏让他用手伸入衣裙抚摸片刻,虽然也想要和儿子交欢,只怕斲丧了她的心肝独苗,压抑着淫欲回小客房照顾两个小孩,筱蕙也怕斲丧了她终身倚靠的良人,留着衣,裙搂过睡在二女中间的古雄,邱氏放荡半夜累了,靠着贴着古雄沉沉睡着。

  次日邱氏一早回梁家向公婆请安,公婆未察出异状。此后邱氏一个月至少留宿书馆三五天,虽不留宿书馆,而留在书馆晚餐又有五六天,公婆以为她也好学,不以为意,日久邱氏分得古雄的爱,又得阴阳调和,更加标致,更加灵俐,吴氏要她特别注意不可受孕,邱氏当然知道轻重,只是三女一男,古雄几乎夜夜,倒是三女都甚爱他,怕斲丧了良人,而相退相让,数年如此,相安无事。

  古项虚弱的身体,花费了许多银钱,拖了三年,于古项四十二古雄二十一那年不治逝世,他向吴氏表示,他遗憾虽然目睹儿子结婚却未等到他生子,吴氏表示,她祈求菩萨保佑要努力鼓励儿子媳妇生育,吴氏及儿子媳妇藉此丧事,书馆休馆两个月。古项埋葬在自家仅有的菜园尽头,距自宅不远只有半里,砌了一间守墓**屋,古雄夫妇住七七四十九日,屋前搭竹棚延请观音庵尼姑,逢七颂经七天,办完丧事,吴氏珍湘搬到东厢房,一心抑制淫性,不与儿子交欢,五个月后古雄媳妇倒是有孕了。

  事缘七七颂经那日住持师太亲临,见着古雄夫妇及吴氏珍湘,对吴氏说「古家即将有后,然而此子带煞兴家,明日妳来观音庵,老尼授妳机宜」。次日吴氏依约携女珍湘到观音庵,在观音殿中叩头许愿,而后住持师太指着五岁珍湘对吴氏说「妳子与妳造孽,她可是妳子古雄的女儿?」,吴氏信服。师太又提到邱氏说「妳子坏了美貌寡妇邱氏清白名节,八年之后,古雄邱氏有**身大祸,古家败倒。缘起是古雄、邱氏与妳有宿世情孽,数世都是美貌男女,淫爱纠缠,今世能否了结,尚未可知,梁窦有梁家福报,应可逃过此祸,妳筱蕙媳妇报恩应劫,机缘如何,尚未可知,妳今日携女珍湘来求观音已可望解开此劫,定要一心抑制淫性,颂经拜观音,古家兴起,系于妳筱蕙媳妇来报恩,为古家所生的孙子,孙子取单名瑞,用以终结古家单传梦魇,再以后孙辈当不取单名。我留下一偈,抄好用锦囊留存,妳身后由女珍湘留交孙辈,终将应证至妳曾孙辈」。

  偈曰「否极有后泰,煞去瑞兴家。丑牛正珍宝,遇玉修旧宅。子勤孙读书,申曲古运来。」

  又留警句「古瑞七周岁之日,切记全家至观音庵叩头还愿,可避煞解灾。」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