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姐姐是我的命
陈小兰秋水般的眸子微微涨红,看着自己胸前的娇峰,那一道道爱痕印记,那一道道凹凸的牙印,这些岁月痕迹,皆都是那死去的老公给自己留下的!

  一想起夜深人静之时,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木床上任由老公折磨,曾经享受的鱼水+之欢,那种水+乳+交融,没想到如今却是阴阳相隔!

  “好久没有做过了,没想到今天被世美误打误撞的摸了一下,咪咪居然有了反应,唉!”

  陈小兰索性不穿戴蕾丝文胸带,直接将其扯了下来,随后郁葱般的手指紧紧捏着扣子,颇为焦急的穿好了衣服。

  “你..你居然..你居然偷看姐姐换衣服!”

  陈小兰正想爬起来,没想到背后却是传来了一阵轻吟的喊叫声。

  “燕儿?”

  “燕..燕子姐!”

  陈世美和陈小兰先是一愣,随后皆都无比尴尬的低下了头颅,这下完蛋了,被陈燕三女给逮了个正着!

  “姐,你说,他是不是欺负你了!告诉我,妹妹帮你出气!”陈燕的个子和陈世美差不多高,况且这陈燕也是大高马大的,若是真的动起手来,也许陈世美还无法利用身高来压制她。

  “哎呀,燕儿,你误会了!世美并没有欺负我,他只是看见我换衣服,所以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了。”

  陈小兰拍了拍陈燕的嫩肩,随即一阵劝导安抚,没想到个子高大的陈燕居然傻里傻气的点了点头,看来这陈燕的确太容易忽悠了!

  “燕子姐,你误会了,我没有偷看嫂子换衣服,真的啊!”

  陈世美有些焦急,惊慌失措的立马解释道,这番慌乱的模样,倒是逗得陈燕咯咯直笑。

  “行了,紧张什么?你又没有做亏心事,怕啥?”

  陈燕柔媚的看了一眼陈世美,随后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是紧紧的盯住了陈世美的下身,心中微微起伏,倒是有了一些的想法。

  “俺不怕,不怕,嘿嘿!”

  陈世美傻傻的一笑,大手紧紧挠着后脑勺,心中却是一阵的喘息。还好这个陈燕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,若是换了别人,指不定立马看穿了嫂子的计谋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嫂子还是蛮偏心的,为了维护自己,连亲生妹妹都给骗了!

  “小兰姐,世美哥好好跑到屋顶上方去干嘛呀?”后方的杨梅和张娇娇一阵疑问,那两张精致的小脸紧紧盯着陈世美,心中的疑虑却是慢慢上升。

  “呃..屋顶上不是有晒干的辣椒吗?世美刚刚回来嘛,所以我让他帮我翻了翻晒干的辣椒。”陈小兰嫩白水灵的细手轻轻擦了擦湿透的青丝,强颜欢笑,故作姿态的掩饰了一番。

  “可是..可是我刚刚明明看见..”

  杨梅脸色羞红,正想说出口,没想到却是被张娇娇给立马拦住了。

  “我们两,啥也没看见!小兰姐,你们聊,我们和梅子先走了。”

  张娇娇死死拉着梅子的嫩白臂膀,两人很快便是朝草庐左方跑去,正想离开这个地方,没想到前方却是有着一道熟悉的人影慢慢走来。

  “你们两跑去干嘛?陈世美呢?看见他没有?”

  刘霞扭了扭酸痛的翘臀,粉唇不停的喘息着,凹凸有致的娇躯也是一阵颤抖。

  “世美..哥..他..他在那边!和小兰姐在一起!”

  张娇娇浑身打着哆嗦,颤抖了一番,眼睛却是不敢直视正前方的刘霞。

  “紧张啥呢你,我的亲娘,累死我了,这世美兄弟真能跑的,我刚刚跑遍了全村,没想到他竟然事先跑回了这里!”

  刘霞擦了擦香汗,挺翘饱满的前胸一阵凹凸起伏,因为此刻的她正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陈世美商议!见到刘霞朝草庐方向缓缓走去,张娇娇喘了一口气,焦急万分的拉着梅子往村子口跑去。

  “娇娇,你干嘛呢!轻点啊,人家会痛的,着急紧张干啥?刘霞姐已经走了呀!”杨梅撅了撅粉唇,狠狠的松开了张娇娇的细手。

  “梅子,我告诉你个天大的秘密!那个新来的男壮丁,他..他有问题!”张娇娇娇声细语,却是充满了慌乱之意。

  “切,这算什么秘密?那个男壮丁有啥问题?他好好一个大男人,而且也蛮高大威猛的,咋了?娇娇,你不会喜欢上了他吧?”

  杨梅扭了扭圆滑挺翘的丰臀,水灵灵的大眼睛轻轻一眨,娇蛮狡黠的紧盯着正前方的张娇娇。

  “哎呀,你想哪里去了?这都什么跟什么呀!

  我是说,那个男壮丁可能有色心,你仔细想想,我们寡妇村除了老人和小孩,剩下的都是活生生的寡妇啊!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当男壮丁,你难道会放心?”

  张娇娇皱了皱眉头,粉唇轻动,颤抖的话语犹如山炮一般噼里啪啦的放个不停。

  “娇娇,你真的多想了,你说世美哥有色心,那你倒是说说,他哪里色了?或者说,你有证据?傻娇娇,别疑神疑鬼了,世美哥可是刘霞姐亲自挑选的男壮丁,难道你连刘霞姐也不相信?”

  杨梅苦笑了一声,虽然娇娇是自己的姐妹,但此时此刻,眼前的娇娇却是变得疑神疑鬼起来。

  “我当然有..”

  张娇娇脸色羞红,心中想起那一幕幕,却是心惊肉跳,面红耳赤。

  “不行,草庐之外的事情就我一人发现了,我没有证据,万一扯了出来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!

  梅子太过于单纯,我要是说出来,她肯定也不会相信!真是没想到,那个新来的男壮丁居然和小兰姐有私情!”

  张娇娇那小小的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,毕竟陈世美揉捏陈小兰咪咪的那一幕,她已经完完全全的看见了!恐怕现在这件事情,只有自己知道,而其她人还被蒙在鼓里呢!

  “你有啥?说呀!”

  梅子不高兴的甩了甩乌黑马尾,粉红嘴唇高高翘起,双手叉胸,一副水灵灵的少女架势模样。

  “哎呀,你这人,我懒得说!根本说不通!”

  张娇娇气氛的跺了跺精致小巧的玉足,圆滑挺翘的臀部轻轻一挺,便是扭着小蛮腰往村子内部缓缓走去。

  “这都什么人呀,说话都不说清楚,真是的!”

  看着渐渐消失的张娇娇背影,杨梅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会他总算明白了对牛弹琴的意思!张娇娇在弹琴,说话不准,五音不全,自己反倒成了一头活生生的笨牛!

  泥泞不堪的小道上,张娇娇一脸的郁闷,心中却是沉重无比。

  脑海之内不断的闪现着陈世美和陈小兰暧昧的画面,陈世美骑在陈小兰的腰上,陈小兰的两条嫩白大腿紧紧夹住了陈世美,好像很享受的样子!

  而那陈世美也是不赖,面色赤红的狠狠捏住了陈小兰的两座娇峰,这一番暧昧举动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分钟。

  但是两人的一举一动,甚至连呼吸,话语,张娇娇皆都深深的记在了脑海内,仿佛一道道深刻的烙印,久久无法抹去。

  “看来这件事情谁都不能说,不过倒是可以成为一个引子,一个把柄!下次可以拿来威胁这个男壮丁,嘿嘿!”

  张娇娇心里突生歪念,娇蛮的微笑浮现在脸庞上,随即满心欢喜的朝着村子内跑去。火辣辣的太阳照在头顶上方,陈世美光着大脚丫,顶着一条雪白毛巾,正强忍着灼热的光芒站在田里挖地。

  粗糙的手掌紧握着锋利的锄头,偶然唱两句山歌,哥哥妹妹的,咿咿呀呀的,倒是令沉闷的心扉有些滋润。

  手中的锄头狠狠插在松软的泥地里,但下身的大柱子仿佛却是慢慢的胀大了起来,陈世美挖着泥地,但奈何脑海之中尽是嫂子的画面!

  “嫂子的咪咪,真是好大啊!先前不小心捏了一把,真是爽呆了!”

  回忆起嫂子羞涩的一幕,那两条芊细修长的白嫩大腿紧紧夹着自己的粗腰,蕾丝文胸带,黑色充满韵味的大葡萄..陈世美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嫂子如此美丽,而今天,也是第一次碰到了嫂子的圣女双峰!

  那种柔软,那种结实挺翘的弹性,真是不亚于梅子的粉臀啊!

  恐怕一般的少女身材,根本无法与成熟充满韵味的嫂子相比,如果梅子和娇娇是未成熟的青苹果,那么嫂子就是一颗成熟饱满的水蜜桃!

  白里透红,红里透着鲜嫩,却是不失妇女的优雅韵味..脑海之中**的幻想着,嘴唇的呼吸也是变得沉重起来,陈世美紧握锋利的锄头,一次又一次的朝松软的泥土插去!

  仿佛此时此刻,这松软的泥土便成了自己的发泄工具,而迷乱的情绪催促下,陈世美竟然将松软的泥土当成了嫂子的模样!

  “嗯嗯..阿阿!哦..哦..嫂子,咱们来吧,来,咱们好好的恩爱,乖!”

  陈世美陷入了一片疯狂之中,锋利的锄头狠狠插在松软的泥地里,仿佛就像插着自己的嫂子一般。一想起自己的嫂子曾经趴在自己的胯下,陈世美浑身欲火燃烧,急忙拉开了裤头拉链!

  “嫂子乖,我马上喂你喝豆浆!”

  陈世美傻乎乎的自言自语了起来,腥白臭熏的液体犹如一道道春雨洒在松软的泥地里,这样一番浇灌,不少嫩芽嫩叶都被活生生的臭熏而死。

  “世美..兄弟!你..你在干嘛..”

  陈世美刚刚系好皮带,身旁却是传来了一阵轻吟的声音。

  “燕..燕子姐!”

  陈世美猛然一回头,却是发现陈燕一直紧紧盯着自己,那古怪的眼神仿佛不是在看自己的裤头,反而是在看松软泥地之中的白色泡沫!

  “世美兄弟,你挺喜欢自言自语的啊!呵呵,还真是少见呢!”陈燕捂住挺翘的臀部,颤巍巍的坐在了石墩上。

  “呵呵..我..我这不是,我这不是闹着玩嘛!”

  陈世美擦了擦额头上的细微汗水,不禁一阵心惊肉跳,没想到陈燕居然会亲自找上门来!

  “难不成,陈燕姐想找我算账?不会吧,她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啊,虽说我摸了她的臀臀,但先前嫂子已经调节了一番矛盾,那么陈燕姐究竟有什么事情呢?”

  陈世美扫了一眼石墩上的陈燕,心中暗暗思索了一番,不过却也没有过多的忧虑。虽说陈燕有着一米八公分的身材,但这一点,并不能给陈世美带来太多的恐惧。

  “世美兄弟,你紧张啥呀,来,过来坐,燕子姐想陪你聊聊天!”

  陈燕修长饱满的嫩白大腿轻轻一翘,迷人优雅的少妇曲线瞬间隔着小腿臀部勾画出来,这一番柔媚的姿态,倒是令浑身是汗的陈世美想入非非。

  “好啊,难得燕子姐有如此雅兴,弟弟就陪陪你,聊就聊!”

  陈世美放下手中的锄头,直接坐在了陈燕的身旁,火热的身躯紧紧贴着陈燕的嫩白大腿,这一番举动,倒是令陈燕捂住粉唇轻笑了一声。

  “世美兄弟,你和小兰姐的关系很好啊!”陈燕美目瞄了一眼陈世美的裤裆头,羞涩绯红的笑道。

  “俺哥哥毕竟去世了嘛!俺可是家中的唯一男丁,和嫂子关系好,这也很正常啊!”

  陈世美笑看着陈燕,突然之间却是发现陈燕的面孔很美丽,很柔美,和自己的嫂子简直就是两个味道,两个级别!与此同时,田地附近的稻子地里,一道娇小的倩影却是紧紧盯着这里。

  头一次和陈燕坐在一起,而且还是这么的亲密无间。大腿紧贴着大腿,令人浑身酥麻的电流感觉划过四肢骨头,陈世美只感觉一阵心猿意马,真是甜蜜蜜的。

  虽说和陈燕认识的时间并不久,但之前两人还因为臀部的羞涩事情闹变扭,闹矛盾。没想到现在却是以姐弟相称,反倒是不打不相识,大水冲了龙王庙。

  “世美,我这样叫你可以吗?”

  见到陈世美迟迟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,陈燕有些羞涩脸红,颤抖发烫的粉唇便是娇嗔了一句。

  “可以啊,我不也是叫你燕子姐嘛!既然小兰姐和你是亲生姐妹,那你也是我的亲姐姐,姐姐叫弟弟,有啥不行呢?”

  陈世美火热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燕那双修长美白的粉腿,虽说不是第一次见到陈燕的双腿,但如此近距离观看,陈世美这一刻才感觉燕子姐的修长双腿是么的完美无瑕!

  大腿上的肌肤犹如牛奶般充满了生机,没有赘肉,只是少妇般的丰满,虽然只是紧紧贴着陈燕的双腿,但陈世美已经能够感觉到陈燕双腿的结实与弹性!

  一米八公分的陈燕虽然有些傻里傻气,高大矫健的个子,但那淳朴的笑容与修长的美腿却是仿若烙印一般,深深的印在了陈世美的脑海之内。

  对于陈世美来说,陈燕浑身上下虽然也是凹凸有致,但有一点与别的妇女完全不同,那便是陈燕修长丰满的嫩白大腿。

  这双洁白无瑕,完美如白玉一般纯真的美腿,简直就像巧夺天工的白璧玉石,细而长,长而丰满,丰满而又充满了红润与弹性!

  陈世美暗暗惊叹了一声,若是和修长美腿的陈燕爱爱,而且又是在浴池里!那种感觉,将会有多么的美妙?

  看着燕子姐的修长美腿,陈世美不禁想起了今日的荒诞事情...

  自己从屋檐上方坠落下来时,虽然骑在了嫂子的娇躯上,但嫂子也不是忘恩负义的女人!那一刻,嫂子的嫩白美腿也是紧紧的夹住了自己的粗腰,那种美妙的触觉,陈世美仿佛骑在了一头母豹的身上。

  自己的双手紧捏着嫂子的娇峰,而嫂子也是夹紧了自己的粗腰,仿若两人就要融为一体一般!那一刻,自己感到兴奋的并不是双手,也不是身下的大柱子,而是粗大的腰部!

  嫂子的嫩白美腿死死夹着自己的宽大腰部,腰部贴着腿部,陈世美甚至能够感觉到嫂子大腿和小腿的颤抖!

  那种软绵绵的大腿充满了弹性,夹着自己的腰,就好像让自己陷入了海绵一般,无尽的翻滚,无尽的抖动。

  到最后,只感觉嫂子的双腿有着微微电流传来,不断的汇聚在腰间,仿佛麻木了一般,却是充满了酸痛之意,但那种感觉,真是疲惫中带着快活!

  经过和嫂子的摩擦,陈世美悟出了一个男女交合道理,那便是女人的双腿能够给男人带来无限的电流感!这种电流感是美妙的,是柔软的,是酸痛的,更是令人疯狂的!

  也许嫂子的双腿夹住自己的腰部只是一个契机,这个契机让陈世美愈发疯狂,让他对女人的双腿越来越充满了兴趣!为什么双腿一定要夹腰部呢?

  难道不行夹下身的大柱子,难道不能夹自己的臀部,自己的胸膛?

  总之一句话,女人的腿越长越好,因为它将能够给男人带来无限的疯狂!嫂子的双腿虽然很丰满,弹性甚至超过了梅子等人,但修长的程度却是无法与陈燕的双腿相比!

  陈世美感叹了一声,自己的嫂子和燕子姐本就是一对姐妹花。嫂子丰满,燕子姐高大,而且面孔和身材也不同!

  这两朵妇女金华真是别有韵味,可谓是各有各的长处,若是品尝起来,那恐怕将会是惊天泣鬼神!当然,惊天泣鬼神的乃是木床上的风骚叫声。

  “世美,世美,你..你看哪呢!”

  石墩上的陈燕有些脸色羞红,柔水般的眸子紧盯着陈世美的下身,嫩白大腿微微一挪,很快便是坐到了一旁去。

  “啊!对..对不起啊!陈燕姐,我看你的大腿很白啊,所以我想起了白馒头。你说俺一个粗人,做了半天的农活,那肚子也会饿的,你说是不?”

  陈世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,傻兮兮的笑了一声,看来自己偷看陈燕的嫩白大腿入了神,竟然联想到了嫂子的大腿!暗暗叹息了一声,嫂子的大腿真是无法与燕子姐相比啊!

  “傻弟弟,姐姐是农村的粗人,只是腿长了一些,和城里的女孩有些相像而已,哪里会白呢!”

  陈燕颇为腼腆羞涩的搓了搓嫩白大腿,那细长丰满的大腿竟然是荡漾起了一片片动人的波浪,看得陈世美那是两眼火热啊!

  “燕子姐,你别害羞嘛!白就是白,黑就是黑,黑白总不能颠倒吧?”

  陈世美此刻也是胆大起来,既然陈燕没有责怪自己偷看她的嫩白大腿,那么这就表明自己和陈燕的亲密度也在不断的上升!

  “傻弟弟,小嘴还真甜,姐姐五谷杂粮吃得多,这是自然白,懂了吗?”

  陈燕微微一笑,拍着嫩白修长的大腿微笑道。轻轻一拍,那清脆的声响竟然是陡然传出,听得陈世美那是想入非非,浑身火热。

  “燕子姐,你下次家中有啥事情,吩咐两声,弟弟一定帮你办好!既然你是我嫂子的妹子,那就是我的姐姐,我一定把你当亲姐姐一样供奉!”

  陈世美加快了节奏,妙语连珠的说道。虽然比不上海誓山盟,但既然这陈燕主动勾搭自己,那自己也要好好的表现一番!

  “真..真的吗!姐姐先前还辱骂你,打你,你就不会责怪姐姐吗?”

  陈燕急忙坐在了陈世美的身旁,脸色有些微微羞红,十分腼腆的看着身旁的陈世美。

  “打是亲,骂是爱,不打不骂不相爱!姐姐,这是上天赐予我两的缘分,既然有缘有份,那就该好好珍惜啊!”陈世美无赖的话语倒是逗得脸色羞红的陈燕咯咯直笑,这番模样,还真是令人心猿意马。

  “小嘴真甜,下次我有事情,铁定找你。”

  陈燕郁葱般的手指轻轻一点陈世美的额头,嫣然一笑,随即颤抖的红唇也是微微翘起。

  “燕子姐,你的手也很白,在弹我,弹我嘛!”陈世美撒起了娇气,随即加大了进度,两只手紧紧抓住了陈燕的嫩白细手。

  “你..!唉,世美啊,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,你这样胡闹,姐姐自然不会怪你。

  但以后在人多的地方,你可千万不能这样,姐姐是寡妇,是不能随便给男人乱摸的!这次就算了,便宜你这小子了。”

  陈燕羞涩的轻轻一拍陈世美的额头,随即便是快速的将手掌收了回来,毕竟做这种举动,是不能给旁人轻易看到的。

  “哎呀!姐姐,你大腿上有一只蚊子!”

  陈世美故意乱喊了一声,粗糙的手掌飞快的拍打了下去,很快便是紧紧贴住了陈燕的嫩白大腿。这一刻,粗糙的手掌与嫩白的大腿轻轻一接触,仿佛有着一股奇妙的电流通过两人的躯体。

  陈世美不仅暗暗叫绝,没想到二十多岁的陈燕居然如此柔媚水嫩,那白嫩嫩的大腿不仅充满了弹性,而且还有奇妙的电流耶!

  牛奶般的肌肤是那么的水嫩柔滑,轻轻一捏,便是浮现出了草莓般的红润啊!

  令人浑身酥麻的电流仿若一股清泉,很快便是蔓延了陈世美的四肢,甚至连那火热的大柱子都没有放过!粗糙的双手一碰到陈燕的水嫩嫩大腿,仿佛充满了生机一般,竟然是顷刻之间焕发出红润来。

  “哎呀!世美,你干啥呀!都说了姐姐是寡妇,不能随便给人乱碰的,就算你是我弟弟,那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姐姐呀!”

  陈燕凹凸有致的娇躯颤抖了一番,修长嫩白的大腿有些微微焕发出草莓般的红润,陈世美触摸自己修长大腿的那一刻,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奇妙的电流冲过全身!

  那种感觉,与被自己老公征服的感觉毫无差异。陈燕心中叹了口气,面色羞红,十分腼腆的用水灵灵的嫩白细手尽数遮住了修长美腿,毕竟女人引以为傲的东西是不能随便给男人观看的。

  当然,除非是自己的老公要看,不然陈燕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将裤子脱得一干二净!

  “燕子姐,你想啥呢,弟弟没有这么坏,你看,只是你腿上有一只蚊子而已啦!”

  陈世美顺手一抓,掌心内便是瞬间出现了一只死亡的花蚊子,傻兮兮的笑了笑,很快就将这只花蚊子给甩了出去。

  “呼..吓死我了,你呀,怎么那么的调皮?有蚊子,嫂子自己会拍打呀,真是的,都说了不能轻易的动姐姐!”

  陈燕恼羞成怒,却又是哭笑不得,十分羞涩的娇嗔了一番,但对于先前的那股奇妙电流真是难以忘怀。

  “姐姐你的腿那么长,那么丰满,要是被蚊子咬了一口,那该多难看啊!与其让蚊子占了便宜,还不如让弟弟占,反正咱们是姐弟。”

  陈世美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微微颤抖,因为这番话并不是陈世美的真心话,而是试探陈燕的话语!

  毕竟这番话言语过于暴露粗俗,若是陈燕能够轻易的接受,那么说明陈燕在床上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女人。若是陈燕不能够接受,甚至出言训斥自己,那么就说明陈燕也只是笑面虎!

  表面假惺惺的做作,内心也和嫂子一样,是个铁打不动的活寡妇。

  虽说和陈燕接触的日子并不多,但陈世美能够感觉到陈燕身上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,这气质便是随和,不像嫂子和刘霞一样对男人充满了警戒与不满。

  从拍大腿这个举动来看,陈世美相信可以尽快搞定这个陈燕,让她跪在自己的胯下!而这样,也能够轻易的享受陈燕的修长美腿了,享受那种由丰满美腿带来的奇妙电流感。

  “你..你这家伙!你怎么能..咋能说出这种话!什么占便宜的,真是羞死人了!”

  陈燕面色绯红的娇嗔了一句,郁葱般的手指轻轻一点陈世美的粗脸,这番模样,俨然一个害羞的小寡妇。

  “搞定了!看来燕子姐的确很随和,想要上了她,只是差契机而已!不过现在还太早了。”

  陈世美虽然没有读过大学,但男女之事他却是一清二楚,若是以暴力征服女人,这样做不仅会令女人反感,更不可能真正的得到心爱女人的身体。

  唯有感化她,抓住她的把柄,或者是日久生情,这样一来,心爱的女人就会死心塌地,心甘情愿的任由你折磨。

  就算你使用了超级变态的方式玩弄她,她也会毫无怨言的跪在你的胯下,这种感情便是叫**!

  唯有男女之间发生了真爱,床上的恩爱事情才能够发挥到男女合一,水乳+交融,才能够真正的享受女人的身体,而那种鱼水之欢也将会越发激烈!

  若是用暴力手段征服心爱的女人,尽管能够得到她的身体,就算和她恩爱了,那也无法达到那种男女交融的境界!

  不是真爱的交融,你想享受某种姿态,享受某种恩爱方式,心爱的女人都不会满足你,她甚至会认为这是一种变态的行为。

  这样一来,你只能单独的占有的她的身体,却无法占有她的灵魂和心房,而各种各样,花样百出的技巧也就难以享受到了。

  而利用这种暴力手段征服女人,她们只会暂时为你服务,你占有了他们,你感觉无比的爽快,但是她们却感觉是在受侮辱!总有一天,她们会逃离你的怀抱,投降别的男人怀抱。

  无法得到女人的心,无法与她们产生真爱,她们不会无怨无悔的诚服在你的胯下,也不会心甘情愿的一丝不挂站在你的面前任由你挑逗。

  要是你的心爱女人真的爱你,真的愿意把灵魂交给你,那么她将会羞涩的闭上双眼,任由你使用上百种,甚至上千种恩爱方式折磨她。

  若是她不愿意这样做,说明她根本不爱你!因为爱是不需要解释的,恩爱的方式,更不需要迟缓!见到眼前的陈燕不仅没怒,反而羞涩无比,陈世美也是加快了节奏。

  一把手狠狠的抓住陈燕的柔嫩臂膀,轻轻一搂陈燕那柔水般的细腰肢,将这俱魔鬼般的高大娇躯拥入了怀内!

  陈燕见到自己被身旁的陈世美紧紧抱在怀内,顷刻之间便是面红耳赤,粉唇不断的喘着粗气,没想到这陈世美还真是胆大无比,自己没有因为那番话发怒,他居然还来了劲?

  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紧紧的抱住自己?!

  虽说这里没有别人,但自己毕竟是活寡妇啊,若是这拥抱的一幕被人偷窥到,那自己还怎么活?

  那自己的名誉又该怎么办?想到这一系列的严重问题,陈燕惶恐不安,嫩白水灵的细手正想挣脱开陈世美的怀抱,没想到陈世美却是抱得更紧了!

  紧紧的相拥,险些让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,而胸前的柔嫩果实也是被挤压成各种形状!

  你..!”

  陈燕粉唇颤抖,正想说话,没想到陈世美竟然是怒吼了起来:“燕子姐,你别怕!弟弟会永远的保护你,谁要敢动你,我就和他拼命!”

  陈世美边说着,手掌也是如游蛇一般滑动到了陈燕的修长白腿上,轻轻一捏,这番举动倒是令陈燕羞涩恼怒。

  “世美,快放我下来,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么吗!姐姐是寡妇,死了男人的女人!你这样抱着我,只会招惹来不吉利!万一被人看见..”

  陈燕言语惊慌,正想将话语尽数说完,没想到陈世美竟然是硬生生的将自己的两条修长美腿扛起,横空将自己抱在了怀内!

  “陈燕姐,你哭吧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弟弟何尝不是?你的老公就是我的姐夫,姐夫死了,姐姐一个人多难生活!

  我只想告诉燕子姐,有我陈世美在,没人能够欺负你!只要有我在,我的肩膀和胸膛,永远是你依靠的港湾!

  就算暴风雨来了,雷电来了,我也会死不放手,我只想保护燕子姐,我知道燕子姐很冷,我想给你一些温软!”

  陈世美巧舌如簧,妙语连珠,很快便是抓住了陈燕的心理弱点,如此的雄狮怒吼,反倒是让陈燕当场的愣住了。

  “你..你说的..是真的吗!”

  陈燕粉红的嘴唇微微颤抖,嫩白芊细的双手死死的抓紧了陈世美的肩膀,一头青丝洒在香肩背后,却是依依不舍的抱紧了眼前的高大男人。

  “我若骗了燕子姐,不得好死!”

  陈世美有些激动,双手轻轻摸着陈燕的脸庞,却是感觉粗糙的掌心内一片灼热!只见陈燕通红的双眸有着晶莹眼泪滑落,随后紧紧的抱住自己,剩下的只是一片疯狂大哭。

  “哭吧,燕子姐,有我在呢!”

  陈世美轻轻一拍陈燕的嫩白大腿,随后缓缓抚摸着陈燕的嫩背,嘴角的邪笑却是狰狞的浮现出。

  怀内的陈燕双眼通红,晶莹如珍珠般的泪花滚滚流下,不断的洒落在陈世美那干燥的短袖上。

  这番哭声虽然细微委婉,没有那么的浩大磅礴,也没有那么的凄凉悲痛,但陈世美深深能够感受到怀内的燕子姐是多么的痛苦!

  燕子姐才仅仅二十多岁,一个青春的大好年华,在城市里,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不是嫁人了,那么就是在为事业而不停的奋斗!

  而眼前的陈燕二十多岁就丧了老公,没有亲人,这么的孤苦伶仃,该多让人心疼?

  她原本可以和老公享受天伦之乐,夜半可以享受鱼水之欢,但如今这种阴阳相隔真是晴天霹雳,让眼前的燕子姐再也无法抬起头来!

  这样孤苦伶仃的少妇,她将该何去何从?难道就和寡妇村的其她老寡妇一样守寡至死?二十多岁的燕子姐还有几十年的大好光阴!

  白白的浪费,就这样独守闺房,半夜一个人凄凉孤苦的躲在被窝里痛哭?

  陈世美细想了一番,真是无法想象燕子姐死了老公之后究竟是如何硬撑过来的,一个人干那么重的农活,天天还得洗衣做饭,甚至哭,也只能一个人哭!

  如果不找些理由,不找些借口,陈世美相信燕子姐接下来的几十年光阴很难度过!甚至只能一直苟活于苦海里,最终和刘霞,嫂子等寡妇一起老死!

  仔细想了一番,陈世美摇头叹息,自己曾在海外亏了几百万,就算自己睡大街,吃剩饭,但那种日子好歹也是在红灯绿酒的都市!

  与这些寂寞的活寡妇相比,那真是天差地别啊!自己寂寞了,还可以去夜总会看看小姐,看看那些风骚百态的女神,但这些寡妇呢?恐怕除了务农以外,倒也真的是找不出别的有趣事情来。

  就这样日落而息,早出晚归,那和活死人有什么区别?这寡妇村的寡妇还真是寂寞凄凉,别说别的,就连一台像样的电视机都没有!

  此时此刻,陈世美倒是有些担心寡妇村的未来起来。若寡妇村真的照眼前的趋势发展下去,那恐怕几十年之后,这里的寡妇都会老化成一摊白骷髅!

  “让这些寡妇皆都娶妻生子?然后一个个改嫁?这样一来,说不定寡妇村数百年之后可以变回原来的模样,就像原来的石岗村一样!”

  陈世美突发奇想,虽说有些暗暗兴奋,但这种思想很快便是被自己的大脑给抹除了。若是让寡妇一个个改嫁,皆都嫁人生孩子,那恐怕刘霞第一个不同意!

  况且村里的老寡妇们也不会同意的,毕竟这样做会引狼入室,到时候就会有着很多陌生男人混进寡妇村。

  这一点,也是刘霞一直担心的地方,要不然,她也不会千挑万选的招聘男壮丁了!但若是不这样做,那寡妇村可要变成老女人村子了!

  毕竟刘霞,以及很多老寡妇已经有了女儿,她们有了后代养老,自然不怕!但这些穷苦的寡妇们呢?她们该何去何从?

  像这种寡妇,她们没有所谓的养老金,也没有所谓的医保,等待她们的将会是无尽的衰老死亡!

  抱着怀内的陈燕,陈世美不禁感慨了一番,看来不尽快解决这个问题,寡妇村的寡妇们未来将会很苦很累!

  不过比起寡妇村的重重问题,陈世美还是比较在意眼前的可人儿,自己与陈燕的感情已经是不错,虽说是以姐弟相称,但想要占有陈燕的身子只是差了一个契机!

  只要这个契机一到,陈世美也会相信眼前的陈燕定会冲破那层古老繁琐的规定,最后和自己滚在木床上。

  毕竟此刻的陈燕已经被自己抱在了怀内,若是陈燕不相信,不承认这种感情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

  况且陈世美并没有那么的着急,现在强迫陈燕做那种事情,只会让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感情和关系瞬间土崩瓦解!唯有日久生情,慢慢挑逗陈燕,慢慢和陈燕磨合,至于契机,那只是时间问题!

  只要时间长了,契机一定会出现,而契机出现的时刻,陈世美相信那时候自己和陈燕的感情和关系也很好了,那个时候提出上床的要求,他相信陈燕一定会含笑接受的。

  若是说玩弄陈燕,陈世美完全可以现在就玩弄,毕竟陈世美已经抓住了陈燕的把柄!

  若是陈世美以抱着她的事情作为威胁,一般威逼利诱,他相信陈燕最终会羞涩的脱得一丝不挂,毫无遮掩的任由自己玩弄!

  但陈世美不会这样做,因为这样做了,陈燕并不会死心塌地的从了自己,反而会因为这件事情彻彻底底的痛恨自己!这样一来,就算上了陈燕,那陈世美也无法将男女融合的绝招发挥到最高境界。

  而陈燕也会因为被自己羞辱的事情而彻底对自己敬而远之,那样的下场,绝对是陈世美不想看见的!

  “陈燕姐,还难受么?要是还哭不够,弟弟继续抱着你。”

  陈世美粗糙的手掌尽数擦去了陈燕脸庞上的泪珠,将她那一头柔顺的青丝缓缓撒开,只发现那一双通红的秋水眸子已经是欲哭无泪。

  “世美,我的..我的好弟弟!谢..谢谢你!姐姐今天很开心,哭的很快乐!多谢你,是你帮姐姐解开了心中一直未曾解开的心结!”

  陈燕嫩白水灵的细手紧紧抱着陈世美的肩膀,柔柔的依靠在了陈世美的胸膛,那番模样,就像一个羞涩的小妇女。

  只要姐姐愿意,哪怕哪一天姐姐又不开心了,我的肩膀和胸膛,随便给姐姐依靠!只要姐姐愿意,我随叫随到!”陈世美装模作样的傻笑了一声,便是怀内的陈燕抱得更紧了。

  “你这傻孩子,说啥呢,搞得跟偷情似的!若不是你今天这番话感动了我,我才懒得给你占便宜!

  你知道么?要是别的村的男人这样抱着我,我定打断他的大腿不可!但..但你不同,你是我的弟弟,你拥有抱着我的专属。

  我愿意给你抱着,因为这样一来,我们不仅能够增加姐弟感情,还能够让我寂寞的时候找你倾述..”陈燕轻轻抚摸了一下陈世美的干燥脸庞,微微一笑,那一抹淳朴的笑容甚是好看。

  “燕子姐,你..你说啥!还有..还有下一次!难道下一次还可以这样抱着你吗!”

  陈世美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,顿时间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,心中的大兔子也是砰砰的跳个不停!

  “怎么,你不愿意吗?你先前不是说了么,只要我愿意找你倾泄,你就会这样一直的抱着我!怎么,你现在反悔了吗!”

  陈燕有些情绪激动,竟然是直接娇嗔怒吼了起来,面红耳赤,粉唇轻轻颤抖,就好像一只发怒的母狗。

  “我当然愿意这样抱着燕子姐!我只怕燕子姐..”陈世美有些微微顾忌,并不敢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。“你嫌弃我吗?嫌弃我是寡妇?”

  陈燕颇为恼怒的娇嗔了一句,眼神有些淡然失色,先前那股火热的表情也是渐渐冰冷下来。陈世美无可奈何的摇头叹息,高高将陈燕的修长美腿抬起,随即手掌狠狠朝那挺翘的臀部重重打去。

  只听“啪!”的一声,陈燕整个人瞬间便是恢复了那种红润与羞涩。

  “现在相信我了么?我没有嫌弃你!你永远是我的燕子姐,全天下的男人除了我之外,他们都不能碰你!”陈世美将怀内的燕子轻轻抱起,拍了拍她身上的尘土,便是拥得更紧了!

  “你..你无赖!我是你姐姐,你..你怎么能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!真是..真是银枪小霸王,真霸道!”

  陈燕羞涩的捏了捏陈世美的脸蛋,整个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这种话只有自己的老公才能说,现在陈世美却说了,难道他在暗示自己?

  陈世美轻轻搂着怀内的燕子姐,浑身热血沸腾,毛孔张开,就连身下的大柱子也是有了一些细微的反应!没想到自己一番豪言壮语倒是令陈燕投怀送抱,不仅自己尝到了甜头,还占了寡妇陈燕的便宜!

  先前拍了拍陈燕的挺翘丰臀,那种结实与弹性仿佛充满了生机能量,丝毫不亚于梅子那坚挺粉臀。与之相比,陈燕的臀部更为柔嫩结实,摸着就像软糖一样,令人感觉手感非常的不错。

  不过好在陈燕已经承认了和自己的姐弟感情,若不然真像陈燕所说,普通男子对她进行乱摸乱抱,她指不定会打断那男子的大腿!

  第一次这样明目张胆的抱着陈燕,而且又还是坐在田地的石墩上,如此胆大,如此肆虐张狂!如此的霸气,丝毫不将寡妇村的村规放在眼里,陈世美虽然心猿意马,但还是颇为紧张!

  万一周围有个几双眼睛盯着这里,那自己岂不是成了活靶子?不过想了想,既然抱了就抱了!怕啥?

  先前的惊涛骇浪自己都通过了,将精华射在梅子的翘臀上,偷看了梅子脱裤子,这一一胆大的事情陈世美都做了!难道现在燕子姐伤心了,想躺在自己的怀内哭诉都不行?

  想起这几天的窝囊忍耐,陈世美怒火中烧,不再顾忌周围到底有没有人偷看,双手紧紧搂着燕子姐的柳枝细腰,再度将她死死的抱紧了,两人仿佛就快融为一体一般!

  “世美..你..你轻点,这么用力的抱着燕子姐,姐胸口疼,还是轻点吧。”

  陈燕十分羞涩的摇摆了一下修长嫩白的美腿,示意陈世美可以抱得轻一些,这么用力,简直快让人难以呼吸了。

  “好!燕子姐,对..对不起啊!你先前倾泻了那么多的眼泪,哭的那么的伤心,所以弟弟怕你冷,抱得更紧一些了。”

  陈世美侥幸的找了个理由借口,毕竟这样紧抱着燕子姐,会令燕子姐胸前的那两坨沉甸甸的白肉很痛!

  这样用力的挤压,陈世美只感觉胸膛有些火热发烫,向来也是陈燕的娇峰变幻成了各种形状,紧紧的贴住了自己的胸膛。而此刻,陈燕的脸庞则是更加通红羞涩了,腼腆的钻进陈世美的怀内。

  抱着怀内的柔软娇躯,陈世美不禁暗暗佩服自己,短短几句话语,就让死了老公的陈燕对自己如此的依赖!

  不过终究还是自己将气势和力度拿了出来,凭借着男人的雄风,一举拿下了寡妇陈燕。当然,这还称不上拿下,真正的拿下,那是要狠狠的骑在陈燕的身上!

  能让陈燕依依哇哇的大哭扭动,甚至为自己服务,和自己交融为一体,那才算是真正的拿下!

  不过照着眼前的发展趋势,陈世美感觉也不远了,他相信在不久后的某一天之内,陈燕一定会耐不住寂寞和自己翻滚在木床上!

  而那时候,陈燕和自己的感情也应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,也就是说,只要时间长一些,眼前的陈燕一定会对自己死心塌地!

  毕竟今天这一番真诚的话语已经打动了陈燕,她愿意躺在自己的怀内痛哭,愿意向自己倾泻痛苦,这已经说明陈燕将自己当成了亲弟弟,将自己当成了唯一的感情依靠!

  有了这样的关系,以后要和陈燕多多来往一些那便是更为简单!

  况且陈燕先前也羞涩的发话过了,只要痛苦了,郁闷了,都可以来找自己作为感情宣泄。

  但作为姐弟的回报,自己也必须安慰她,那便是紧紧的抱住陈燕,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,担任起姐弟之间的责任。

  本以为陈燕会将今天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没想到陈燕居然是因为自己的一番话语而产生了巨大的变化!她不仅不愿意忘记,而且还愿意找自己宣泄感情,这样的事情,真是令陈世美出乎意料。

  尽管这种桃花运让陈世美给碰上了,但陈燕找自己只是为了一个拥抱,为了感情上的宣泄,并不是因为寂寞或者空虚而找自己。

  而且自己也只能紧紧的抱着陈燕,并不能折磨糟蹋她,就算有这种想法,那也得等陈燕完全接受自己才行!

  虽说要慢慢和陈燕磨合感情,甚至等待契机才能够完全占有陈燕的身子,但既然陈燕愿意找自己倾泻感情,愿意找自己索要拥抱,那么就证明以后的日子里不会缺少这种事情发生。

  所以说,来日方长,陈世美也没有必要忍不住下身的火热大柱子,以后时间长了,自然也可以对陈燕提一些别的要求!

  到时候在找借口说是安慰陈燕,相信陈燕也不会不原谅自己。和自己的嫂子相比,眼前的陈燕真的很随和,很主动!自己先是抱了陈燕,后又捏了她的翘臀,这一系列动作都没有令陈燕恼怒。

  虽说陈燕和嫂子是亲姐妹,但这一个明显是冷淡,而一个明显是火热!

  “嫂子啊,看来我得先搞定你的亲妹妹!”陈世美淫邪的一笑,竟是忍不住捏了一把陈燕的臀部。

  “呀!你怎么又碰我!不是说好了只能抱抱吗?世美,你手脚怎么不老实,姐不给你抱了!”陈燕恼羞成怒,感情这眼前的陈世美就像在玩弄自己一般,丝毫没有把自己当作姐姐看待!

  “姐,燕子..燕子姐!我只是太紧张了,下次不会了!我还是抱着你吧,不抱你,待会你又冷了。”陈世美暗暗叫苦,没想到自己一时手痒,竟然是再度摸了陈燕!

  “都抱了那么久了,而且还抱得那么紧,姐浑身都是汗,哪还会冷?又撒谎贫嘴!”陈燕挣脱开陈世美的粗糙大手,扭了扭挺翘的圆滑臀部,嫩白通红的脸庞上尽是娇蛮之意。

  “既然燕子姐这么自重,弟弟也不好为难,我以后再也不抱燕子姐了。以后燕子姐难受了,郁闷了,可以和我谈话,但不能拥抱!省的被别人看见了,说我们两个乱了辈分。”

  陈世美也不是傻瓜,既然先前陈燕说了只要以后心情不好,感情无法宣泄,自己都可以抱着她!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陈燕还是需要自己的拥抱的,尽管此刻说不要拥抱,那以后呢?

  难道以后陈燕感情无法宣泄了,也不来找自己索要拥抱了?若是说陈燕以后也不会拥抱自己,或者是不让自己抱着,那都是不可能的!

  先前陈世美抱着陈燕的时候,他能够感觉到陈燕的心跳,能够感觉到陈燕对自己的依赖!更何况陈燕已经将感情和泪水洒在了自己的身上,她以后难道还离得开自己吗?

  她难道以后就不会留恋自己拥抱过她吗?所以说,陈燕不想被自己抱着是假,害羞才是真!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万一陈燕感情无法宣泄了,自己又无法给她拥抱,那陈燕才会难过的死去活来呢!

  毕竟陈燕今天已经得到了宣泄,她恐怕以后根本离不开陈世美的拥抱了!甚至一有需要,就会像今天这样再次的勾搭自己,而且是亲自上门勾搭!

  “你..!你这个臭小子!气死我了!难道你先前说的话都不算数了?

  什么胸膛港湾的,嘴巴甜的要死,难道以后姐难过了,不高兴了,你都不愿意抱着我了?你..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,说话要算数呀!”

  听完陈世美的冷淡话语,陈燕娇滴滴的本色立马显现出来,银牙轻咬粉唇,庞大的玉+足也是气呼呼的直跺脚。

  陈燕这番话语倒是令陈世美有些哭笑不得,先前说不要自己抱着,先前又说以后要,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是让人难以猜透。

  “燕子姐,你不是说你不冷了吗?我抱着你那么久了,你身上都出汗了,在继续抱着你,我怕不好啊!”陈世美故意装腔作势的笑道。

  “死相,你..你就是个混蛋!就算..就算要抱着我,那也得去屋里!这里太暴露了,万一被人看见咋办?”陈燕喘了口气,环顾了一下四周,急急忙忙拉着陈世美走进了茅草屋内。

  与此同时,稻子地里的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!那双眼睛,似乎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!

  见到陈燕紧张的拉着自己的粗糙大手,陈世美不禁有些微微兴奋,没想到陈燕居然会越来越主动了!

  她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,见到没什么人,随即脸色微微羞红,十分腼腆的强拉着陈世美走进了茅草屋之内。

  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桃花运,陈世美只能暗暗偷笑,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免费的美人午餐!

  茅草屋之中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,一张泛黄的木桌,一个厨灶,一张木床,简简单单的三样东西看起来便是令人感觉寒酸。

  陈燕柔水般的眸子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,见到陈世美的房屋与自己的房屋毫无差异,随即嫩白水灵的芊芊玉手轻捂粉红嘴唇,不禁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燕子姐,你笑啥?难道你的屋子比弟弟更好?”

  陈世美一转动木凳,很快便是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,淫邪的眼睛直勾勾的,却是目不转睛的紧盯着正前方的陈燕。

  “当然比你好,你看看你这木床,硬邦邦的,咋睡?”陈燕柳枝般的嫩白细手轻轻一敲木板床,竟然是发出了一声“嘎吱!”的声音。

  “这..!”

  听到这声嘎吱的声音,陈燕水嫩美白的脸庞不禁微微绯红,脑海之中竟然是想起了与自己老公恩爱的日子。

  自己那死去的老公生前很喜欢将自己压在木床上,他每一次的抽动,都会伴随着嘎吱嘎吱的木床声令自己销+魂暗淡!

  如今再次听到这种木床声,陈燕猛然想起了与老公鱼水之欢的日子,看着眼前的木板床,沉重的叹息了一声,似乎感觉那些恩爱的日子还历历在目。

  “燕子姐,咋了?这木床有问题?”

  陈世美有些疑惑不解,那木床先前只是发出了一声单纯的嘎吱声,没想到这阵嘎吱声居然令陈燕有了如此大的反应!

  “没..没问题!”

  陈燕颤抖的说着,细长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再次摸向了木板床,触摸着那块硬邦邦的木板,似乎希望眼前的木板床再次发出令人怀念的嘎吱声。

  “嘎吱!”

  轻轻一推木板床,没想到那令人浑身热血沸腾的嘎吱声竟然是再度传出,暧昧甜蜜,令人回味无穷。

  “嗯..再来两声,太好听了耶!”

  陈燕情不自禁的疯狂了起来,使出浑身解数用力的推着木板床,而那嘎吱嘎吱的声音也是愈发激烈清脆!

  “木板床的嘎吱声..难不成..!”

  眼前的陈世美并不是傻子,看来这木板床的嘎吱声已经让独守闺房的陈燕触景生情,想来陈燕以前和老公恩爱的时候也经常有发出这种木床嘎吱声!

  若不然,此刻的陈燕怎么会如此怀念这种声音?而且看她这架势,仿若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木床嘎吱声,是一种极度疯狂的喜欢!

  “燕子姐,别再弄我的木床了,你听这嘎吱嘎吱的声音,说不定在弄木床就要裂开了!”

  陈世美有些无奈,自己和陈燕进屋本来是要躲避视线进行拥抱的,没想到现在的陈燕居然冷落了自己,反倒是爱上了自己的木床!

  “哎呀,别那么的小气嘛!让燕子姐多玩两下,这声音真的好好听耶!”

  陈燕面色绯红,已经完完全全陷入了一种疯狂境界,随后竟然是扭动着挺翘的臀部坐到了木床上!

  “燕子姐..你..你这是!”

  陈世美不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使劲搓了搓双眸,没想到眼前的陈燕居然分开了双腿,疯狂的在自己的木床上抖动!

  原本木床声已经是颇为激烈清脆,现在陈燕整个人坐了上去,那激烈的木床上愈发浓烈,一阵一波,一波一阵,那美妙的声音皆都伴随着陈燕的臀部扭动急促传出。

  这番激烈的运动足足进行了二十分钟,陈燕面色羞红,仿佛陷入了一片混乱的世界,粉红的嘴唇却还不停的喊着:“抱着我,抱着我..快!我..我要!”

  一旁的陈世美再也忍受不住了,他好歹也是一个九尺男儿,怎么能让陈燕独守寂寞?见到陈燕青丝散开,缓缓的垂落在挺翘的臀部上方,而双手双脚也是彻彻底底的分开!

  唯有那挺翘的臀部在永不止步的扭动着,随着翻滚的,还有自己的木床..

  “燕子姐,你累了,我抱着你吧!”

  陈世美当然知道此刻的陈燕乃是在自我安慰,若是在不抱住陈燕,恐怕自己的木床就要被陈燕给活生生的拆除了!

  粗大的双手朝前方一伸,很快便是紧紧的搂住了陈燕的柳枝细腰,轻轻一抱,横空就将陈燕的修长双腿给高高抬起!

  “放开我,放开我!我要扭动,我要听木床的嘎吱声!”

  陈燕几乎是陷入了无尽的疯狂之中,她发现这木床的嘎吱声比陈世美的拥抱还要刺激,而且这样疯狂的扭动不仅能令身心放松,还能回味起以前与老公在木床上恩爱的日子!

  “燕子姐,请你冷静一些!尽管你的老公不在了,但我也不允许你这样的堕落!”

  陈世美双手犹如铁钳一般,死死的锁住了陈燕的柳枝小蛮腰,高高的鼻梁已经顶在了陈燕的脸庞上,那种令人浑身酥麻的电流感觉又再次回来了!

  “世美..你!你放开我,我是你姐姐!我是有老公的女人,你不能这样抱着我!”

  陈燕几乎陷入了回忆的疯狂,通过木床的嘎吱声,她脑海之中一点一滴回忆起和老公的鱼水之欢,已经将陈世美先前的深情拥抱给忘到了九霄云外!

  “都是寂寞人,何必骗自己?我今天就要抱着你,我非得抱紧你!你的老公已经死了,何必在回忆痛苦?你不是一个人,有我,还有我!我会一直照顾你的!”

  陈世美为了将陈燕从回忆中生生拉出来,再次将她拥入了怀内,紧紧的锁住了她的芊细腰肢。

  “世美..我..我的弟弟!我..”

  陈燕言语哽塞,巨大的酸楚不断的撞击着心房,泪水再度倾泻,随后便是倒在陈世美的怀内疯狂大哭!

  “哭吧,眼泪再多,终有哭完的一天!我会一直保护你,照顾你,你是我的姐姐,你就是我的命!”陈世美的白色谎言好似春雨甘霖,倒是令怀内的陈燕哭得更畅快了。

  二十分钟后..

  “燕子姐,好点了么?以后还会哭么?有我在,别再通过什么木床,通过什么衣物来怀念你的老公了!我会给你拥抱,我会保护你!”陈世美这一番话倒是一针见血,准准的刺中了陈燕的心房。

  “唉,你就是一个小屁孩,你懂啥呀!”陈燕擦了擦眼角的泪珠,却是紧紧的保住了陈燕。

  “我会懂得,总有一天会懂得!不过你得等我!”

  陈世美温柔的将陈燕拥入怀内,一阵喃喃细语,倒是令陈燕面色通红。

  “世美,我警告你,我们两个人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!这是秘密,要是让村里的寡妇们知道了,那燕子姐的唯一容身之处也就没有了!知道吗,我们两个拥抱的事情,绝对不能说!”

  陈燕叹了口气,看着眼前的高大男人,又想起了死去的老公。虽说自己的感情有些复杂错乱,但眼前的感情依靠他实在是再也不想失去了!

  “怕啥呢,咱们只是单纯的姐弟拥抱,又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!哪个敢乱说,我特么的砍了她!”陈世美轻轻一拍陈燕那挺翘的丰臀,嚣张霸气的火焰再度狂涌而出,这是真男人的气魄!

  【完】